關註理由
  僅僅因為沒有說出電話號碼,一名女性遭到6人慘無人道地毆打。更令人震驚的是,這6人中有柔弱的女子,還有未成年的孩子。是什麼讓他們如此暴戾?慘案背後,是一個反人類反社會、泯滅人性的邪教組織。上周,山東省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這起涉邪教故意殺人案作出一審宣判。
  □本報記者廉穎婷
  在等待丈夫和兒子的短短20多分鐘里,吳某的生命戛然而止。
  吳某是一個7歲男孩的母親,是一位母親的女兒,她還有一個偏癱在床的婆婆。
  在山東省招遠市金都百貨大樓一層的麥當勞餐廳,吳某遭到6名男女瘋狂殘暴地毆打,最終不治身亡。
  現場目擊者被這一幕嚇懵了,“那種心理衝擊實在是太大了。你怎麼能想象一個十二三歲的小男孩,能那樣瘋狂殘忍地攻擊別人”?
  這就是震驚全國的招遠“5·28”涉邪教故意殺人案。
  6名男女分別是張立冬、張帆、張航、張某(輟學、未成年)、張巧聯、呂迎春,他們均是邪教組織“全能神”成員。
  10月11日,招遠涉邪教故意殺人案在山東省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一審判庭公開宣判:張帆、張立冬被判死刑,呂迎春被判無期徒刑,張航、張巧聯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和七年。
  暴行令人髮指
  招遠涉邪教故意殺人案發生在今年5月28日。一位現場目擊者反覆稱,這一幕“已經超出了心理底線”。
  根據目擊者證言以及呂迎春等人的供述,基本可以還原案發時的情景。
  呂迎春這樣供述:5月28日,我讓張航去向麥當勞的人要電話號碼。如果那個人把電話號碼給了我們,那他以後就有得到拯救的機會。張航找那女的(受害人吳某——記者註)要電話號碼,那女的不給她。當時我反應過來,原來一直有“惡靈”在攻擊我們、吸我們,使我們感覺軟弱無力。我們看到在她身上的氣,圍繞後背和肚子一圈一圈游走,肚子脹起來。在打鬥過程中,我看見張帆在踩那女的頭和肩,我也用腳踹那女的腰和屁股。在“惡魔”對我們進行攻擊的過程中,我和張帆逐步意識到那個女的必須死,否則“惡魔”將要吞吃所有人。我對上前阻止我們的人說,“誰管誰死”。
  目擊者看到:張帆舉起椅子砸向吳某,隨後用腳踩她的頭部。
  張立冬供述稱:神的本體、我的女兒張帆說那名婦女“是邪靈、是惡魔”,所以我才要打死她。我先是拿拖把打她,後來拖把不知道是彎曲了還是斷了,我就用腳踏她……
  令人髮指的暴行並不是第一次發生。
  就在案發前兩天,張家一條名字叫“路易”的白色寵物狗被他們打死。
  張帆對打死狗的解釋是:當晚呂迎春感覺不舒服,可能是“邪靈”“襲擊”了她,她們確定“襲擊者”是所養的寵物狗,所以就把它打死了。
  張立冬這樣描述那天晚上的情景:我們在家裡客廳里聊天,聊到張帆和呂迎春最近要離地的事。呂迎春突然覺得不舒服,於是問“路易在哪”,我覺得是狗在作祟。張帆在茶几下找到路易,就提著狗的尾巴往外走,把狗摔在門口樓道地上,當時路易就不會跑了,在地上爬。張帆拿著拖把往狗身上打,把拖把都打斷了。打了一會兒,狗不動了,但張帆說“它的尾巴還在動”,我就上前,用腳朝狗的頭上踹。估計狗死了,我就提著它的尾巴,扔到樓外垃圾桶了。
  古怪的一家人
  張帆是張立冬的長女,生於1984年。
  2002年,張帆考入北京廣播學院(現為中國傳媒大學)英語專業(專科),2004年畢業。2004年至2006年休學兩年後,張帆再次考入北廣,2008年取得了新聞學(廣告)本科學歷。
  在這個家庭式的邪教團體中,張帆最早接觸“全能神”並蠱惑家裡人加入。
  2007年1月,張帆在家門口撿到一本“全能神”書籍,於是開始信“全能神”。
  根據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文件,“全能神”又名“實際神”、“東方閃電”,早在1995年便被明確界定為邪教組織。
  2008年10月,張帆在一個論壇里看到不少人在攻擊呂迎春,她被呂迎春“精彩”的回答所吸引,於是加呂迎春為QQ好友。
  2009年夏天,“全能神”邪教成員在招遠聚會,呂迎春也經常到招遠“講課”。張家人因此搬到招遠定居。張帆認為,呂迎春在招遠,兩人可以“牧養”父母、妹妹、弟弟。
  張家人將家安在招遠市金暉小區麗水苑12號樓。在這個小區其他居民眼裡,張家人都非常古怪,唯一一個“正常人”是張立冬的岳母。小區居民幾乎從沒見張帆笑過;張立冬則被一位鄰居形容為“僵屍”,他面無表情、目光獃滯,似乎永遠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張家人從未主動與外人交流。他們居住的101室一年到頭掛著窗帘,裡面似乎總有人,但沒人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加入邪教後,張家除正常的生活需求外,基本與外界不聯繫。每天,這家人都在家裡“學習”邪教書籍,寫“靈修”筆記,互相灌輸邪教思想。
  視母親為“惡靈”
  除了招遠市金暉小區麗水苑,張立冬在煙臺市萊山區海天四季花城還有一處房產。這套房子主要是張立冬的妻子和岳母居住。
  事發前,張立冬的妻子住在煙臺的家中。在鄰居們的印象中,她也是一個怪人。她平常很少出門,從來不主動和鄰居說話。
  張立冬的妻子之前信的是“三贖基督”,在女兒張帆的鼓動下,她改為信“全能神”。
  “三贖基督”又稱“門徒會”、“蒙福派”,這個組織是陝西人季三保在1989年成立的。1995年,“三贖基督”被認定為邪教。
  在母親眼裡,張帆性格過於內向,不愛與人交流。有親戚曾在無意中聽到張帆的母親說,張帆患有抑鬱症。
  張帆則認為自己的母親是“惡靈之王”,並稱見面之後就會殺了她。
  今年5月20日,張帆跟呂迎春交流後,共同發現了“神的旨意”:她的母親是“邪靈”,是“惡靈之王”。
  知道母親是“邪靈”後,張帆很氣憤,並稱恨不得讓母親粉身碎骨。
  張家的牆上寫著“殘殺”“虐殺”“殺牲口”的字樣,這是張帆為“喚醒”家人對母親是“邪靈”的認識所寫的。
  不僅如此,張帆還把父親張立冬過去的情人張巧聯叫來,讓父親與張巧聯一起生活,張帆覺得他們倆才是夫妻。
  在張帆和呂迎春的“安排”下,“新母親”張巧聯迅速融入張家。呂迎春還給兩人起了“靈名”:張立冬叫亞當,張巧聯叫夏娃。
  今年6月2日,張帆在看守所內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如果現在見到母親,她會朝母親冷笑,“但等我離開這個身體,上天之後,我還是會殺了她”。
  有受訪專家認為,可以看出,邪教跟宗教沒有任何關係,對人的精神控制令人感到恐怖,背離人性,是反人類也是反宗教的。
  邪教成國際公害
  8月21日,招遠涉邪教故意殺人案在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法庭上,張帆、張立冬、呂迎春拒不認罪。張航、張巧聯認罪態度較好。
  是什麼原因讓張帆等人陷入邪教無法自拔?
  對於邪教組織何以控製成員,心理學者唐映紅曾撰文稱,大多數邪教成員都是受教育程度、經濟實力和社會階層比較低的人。邪教組織對成員的控制通常是經年累月的洗腦灌輸。不過,邪教組織有時候不需要任何制度化、組織嚴密以及長期的洗腦,僅僅幾天工夫就可能使一個城市白領精英被特定的情境所控制,而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來。
  唐映紅說,在日常的生活里,只要人們處於滿足以下四個因素的情境:受到威脅(喚起恐懼);與外界隔絕(資訊屏蔽);相信自己完全不能擺脫情境(無助感);受到小恩小惠的對待(意外的優待)。那麼,他們的認知、情感和行為都可能在無形中被情境所控制而發生扭曲、錯位。
  這種扭曲、錯位在邪教組織的進一步精神控制下,演變成一個個反人類、反科學、反社會、泯滅人性的行為。
  背離人性、反宗教的邪教甚至已成為國際社會的公害,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重視並通過各種措施防範和治理邪教。
  1995年3月20日,在創始人麻原彰晃指使下,日本奧姆真理教5名成員在東京地鐵施放沙林毒氣,致12人死亡,約5500人受傷,其中一些人落下終身疾患。這是日本歷史上邪教組織製造的最為駭人聽聞的事件。
  2006年,麻原彰晃被日本最高法院終審判處死刑。奧姆真理教189名成員被全部定罪,其中13人被終審判處死刑。
  美國聯邦調查局和警方加強對邪教的跟蹤打擊,始於1978年美國邪教組織“人民聖殿教”的大規模集體自殺慘案。
  1978年11月18日,“人民聖殿教”的創立人吉姆·瓊斯命令他的信眾飲下摻有氰化物的果汁。在這次集體自殺事件中,共有914人死亡,其中包括276名兒童。
  邪教害人害己。全國政協委員、宗教問題專家王樹理建議相關部門,在防範各種邪教思想上要樹立起露頭就打、毫不手軟的政策和措施,強烈要求相關部門揭示邪教本質,司法機關依法嚴厲懲處這些犯罪人員。
  (原標題:邪教暴行泯滅人性)
創作者介紹

家庭幫傭

wr86wrxoh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